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萧祈风的背影越来越远,萧祈衍望着,他不是萧祈风,不可以任意妄为,他是太子,北越的储君,一言一行都背负着储君的压力。

    他何尝不想要去拒绝,沈容华与他来说,既已结发,就不会轻而易举弃之不顾,尤其是他们也共同经历了这么多,算不得恩爱,却也做到了相互扶持。

    冬日的寒风瑟瑟地吹着,将他身上的酒气也吹散了,感觉到脑袋有些发疼,萧祈衍伸手轻轻按了按,往太子宫的方向走去。

    刚刚入了太子宫,太子宫内也喜庆装饰着过年的气氛,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安德玉上前要扶他,被他甩了甩手,“本宫根本就没有醉。”

    “是,殿下,奴才送你回寝殿休息。”安德玉为他掌了个灯笼,照着前面的路。

    萧祈衍将灯笼提着,“不必跟着了。”

    他走了几步,绕过了寝殿往偏殿的方向走去,这该是整个宫内最冷清的地方了,偏殿外还有侍卫守着,就怕沈容华出去。

    萧祈衍站在他们面前,“殿下。陛下有令,谁都不可以入内。”

    “本宫是太子,见一下太子妃又何妨,今日是年三十,这是本宫赏的,去个隐蔽的地方喝酒去,睡上一觉,明儿再继续过来守着。”萧祈衍伸手从怀中掏出了几片金叶子递给了侍卫。

    侍卫跪地谢恩。

    萧祈衍提着灯笼往里走去,院内黑漆漆一片,也未有灯笼挂起,既不是他安排的人,王皇后派来的掌事姑姑自是严格按照份例来分配。

    可刚刚走到了偏殿的外殿门口,虽然门被合起来了,可是却能听得到悦耳的笑声,欢声笑语充斥在里头,让人不禁就会想要一探究竟。

    想着便萧祈衍径自推开了殿门,嘎吱一声,惊到了殿内的人,殿内的不暖却甚至觉得有些凄冷,炭也燃的不多。

    他从外头进去,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的暖意,他一出现,殿内的人全数朝着他的方向看去,连平日里不着喜色服饰的沈容华许是因为过年,便换上一件大红的袄子,可是数十日未见,她的脸却消瘦了很多。

    他们主仆四人围坐在了餐桌上,桌上放着一个小火炉,燃了几块炭火,也将要熄灭了,火炉上放着一只铜锅,锅内的汤汁正沸腾着,简单的蔬菜在里头跳跃。

    一览无余就能看到桌上没有什么丰盛的菜色,只觉得那铜锅算是个荤食,其余都是些素食,寥寥几个菜,在这大过年的时日显得特别的寒碜,甚至连寻常百姓家也不会如此。

    但是她们主仆四人的脸上却丝毫都没有被影响到。

    沈容华见到萧祈衍的闯入是目瞪口呆了一下,但随后反应过来,就已经走了过来,欠了欠身子,“臣妾见过殿下,若是臣妾未曾想错,殿下此刻该是在中庆宫中用宴,而不是该出现在此处。”

    奴才们跪在了地上,行礼。

    “都起来吧,不要让本宫打扰到你们的兴致。”萧祈衍对着他们说道,他又走近了一步,靠近了沈容华的身子,轻声道:“我想去哪里,还不需要你来替我安排,容华,你就是装得太假,我并不喜欢。”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

    想必宴会上酒水并未逃过,但是他孤身一人来到偏殿,连萧丞域的圣旨都浑然不顾,就冒失地闯进来。

    沈容华诧异他会在这大年夜过来,但是他进门的那刻,一股暖暖的感觉流淌在了心里,温情并在,本觉得身在此处毫无家的味道,因为他来了,一切都变了味道。

    她伸了伸手,想要去扶他的手臂,又想要缩回来,被他一把拉住了,她的身体靠近了他的身体,“容华,这是你来的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