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他执起曹贵妃的手,“爱妃可是不愿?”

    “陛下,臣妾是来关切陛下,臣妾知道陛下今日受惊了,自是马上想到陛下,就赶过来瞧瞧了。”曹贵妃趴在了萧丞域的胸膛上,抚摸着他龙袍上的金龙。

    “这件事,不需要你来过问,既然没事就退下吧。”萧丞域见提及此事,便脸上就不悦了。

    曹贵妃收回了手,跪在地上,掩面哭泣,“陛下,可要惩罚臣妾,可是臣妾一片丹心想要告诉陛下,臣妾是怕这凶兆若是落到了他人身上便也倒是罢了,可是这天下只有一个陛下啊!”

    “爱妃,你的心,孤懂得,孤也累了,你回宫去吧。”萧丞域站了起来。

    曹贵妃也站了起来,“那今日,陛下去钟粹宫可是好,臣妾弹一晚上的曲子给陛下解忧!”

    萧丞域点点头,“好,回去罢。”

    中庆宫的龙涎香还点着,袅袅的烟幕朦胧而出,萧丞域背着身子,站于窗下,陷入了沉思,不过须臾之时,他喊了一声,“苏兴,摆驾景懿宫,今晚,孤在景懿宫皇后处,去皇后那边知会一声。”

    苏公公赶了过来,拂了拂袖,“是,陛下。”苏公公上前去候着,萧丞域一手背在身后,出了中庆宫。

    景懿宫中,王皇后接了苏公公传来的信儿,原本就想着如何去见萧丞域,才不算是唐突了,又能说上些什么。

    但是早晨才祭天结束,出了这样的事情,贸然去解释,只会将东宫推到最危险的地步,毕竟萧丞域最顾及什么,旁人不清楚,她最是清楚,从府邸到现在,他顶是忌讳,却就被太子妃给撞上了。

    出事到现在多少时辰了,东宫也没有多大的动静,她身边的人就报说是萧祈衍去了一趟尚功局,却是取一件白狐斗篷,曹贵妃却是在中庆宫哭诉了一番,结果也是徒然,萧丞域降罪的旨意还未下来。

    王皇后正愁思着,萧丞域的龙撵已经到了,崔姑姑扶了扶她的身子,王皇后拢了拢衣裙往外去迎萧丞域。

    见萧丞域款款走来,身边也就带了苏公公,王皇后欲行礼,被萧丞域一把扶了起来,“皇后也不必多礼了,孤心里头烦,便在皇后处说说话。”

    王皇后伸手去扶着萧丞域进来殿内,“暖烟,去煮一壶御前龙井来,热一些,其余的人都退下吧。”王皇后吩咐道。

    崔姑姑带了人都退下,苏公公在一侧伺候着,“陛下,怎么突然来了臣妾的宫中?”

    “皇后,不觉得也该同孤说道说道么,这是阿衍的媳妇,你的儿媳,你若不为她解释一番,定也是说不过去!”萧丞域坐在了软塌上。

    王皇后在棋桌上摆上了黑子,“陛下陪臣妾下一盘如何,这太子妃的事情让陛下费神了,臣妾怎敢多叨扰陛下呢,臣妾自以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若是她真是做过了,也不必冒如此大险,显然做法不够聪明。”

    萧丞域执了白子,慢慢落下来,“皇后,孤听说,这凤钗是你赐予她。”

    “是,臣妾想着她从南楚来,定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便将臣妾头一回祭天的凤钗赐给她了,谁想着竟是臣妾将这祸事惹了,若是陛下要怪罪,臣妾也有一份责任。”王皇后落子之后,抬眸望着萧丞域。

    萧丞域阴郁的脸上,被王皇后刚刚委屈的诉说,倒是动容了,“如此皇子都看着了,即便是孤想要网开一面,这后宫的悠悠之口难赌。”

    “陛下心善,何况凤凰泣血,不过就是以讹传讹,定是凤钗放久了,老化所致,染色的琉璃说不定也会褪色,哪会真流血呢!”王皇后见萧丞域松了口,就趁势解释道。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