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殿下可是在怪我干政了?”沈容华询问道。

    “我只是想不通,你是如何、何时收买了这么多的人心,为何我就不知道了呢?什么时候,你也可以开始收买我的心了。”萧祈衍回道,即便到了这样两难的境地,他开起玩笑来,倒丝毫不减弱。

    沈容华松开了他的手,便坐下来,继续穿针引线,“殿下的心太硬,食古不化,我收买不了。”

    “你都没有试过?”萧祈衍望着她这幅刺绣追问道。

    沈容华抬眸,眸总光华流转,“这可是冤枉臣妾了,臣妾可是日日都在收买殿下的心,殿下却从未在意。”

    “是吗,容华是如何收买,本宫倒是要好好想想。”萧祈衍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沈容华的手指抚摸着这幅刺绣上的凤凰,“你说,为何我早已佩戴了这支珠钗,一路上都未有凤凰泣血的景观,倒是双日过后,便显现了,时机如此恰好?”

    萧祈衍从身边取出了这支珠钗,拿在了手中,他身体的热度传达到了珠钗上,珠钗的凤凰还在流出红色的液体。

    沈容华伸手拿过来,她摸了摸这红色的液体,又放在了鼻尖嗅了嗅,手指摩挲了一番,细碎的粉末会掉落在了刺绣上。

    “锦瑟、绿宛!”沈容华忽然发现了什么,萧祈衍也拿过了这支珠钗,从祭天回来,便一直都放在了身边,现在触摸了一番,才发觉了异样。

    锦瑟和绿宛听到了叫唤声,立马打开了外殿的大门,进了来,“太子妃,何事如此着急?”绿宛走到了跟前。

    “去给我取一支红色的蜡烛来。”沈容华吩咐道,绿宛已经马上转身去取了,锦瑟跑到跟前,“太子妃可是查出什么证据了吗?”

    沈容华摇摇头,锦瑟又是急又是紧张,她又一次跪在了萧祈衍的面前,“殿下,您要说我,我还是想让你救救我们太子妃,太子妃只有一个,你可怎么忍心。”

    作势锦瑟的眼泪掉下来,连抹都来不及抹,萧祈衍咳嗽了几声,“我何时说不救了,起来就是了,你们太子妃不是还好好地在这里吗,若是她发生了什么,尽管来找本宫要说法就是了。”

    听到了萧祈衍的回答,锦瑟心中一惊喜,“殿下说的可当真?”

    “本宫还不需要骗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萧祈衍在这冷漠的后宫之中还未看到过如此忠心耿耿的下人了。

    锦瑟擦掉了眼泪,“殿下,锦瑟今年十六了,不是小丫头了。”

    “你调教的丫头倒是伶俐,改明也调教调教太子宫里的丫头们。”萧祈衍对着沈容华吩咐道。

    沈容华反问道:“调教好了如何,送到殿下的枕边不成吗?聪明的留在身边就好,若是全都聪明了,殿下不觉得宫内太难管理了吗?”

    “算我没有说。”萧祈衍对她无奈道,不过这股子劲头他倒是入得了眼。

    锦瑟噗嗤一笑,“原来殿下也有说不过我们太子妃的时候。”

    “锦瑟,不得无礼。”沈容华呵斥道,她倒是肆无忌惮地说,可是锦瑟毕竟是个下人,尊卑有别,若是惹到了萧祈衍,也没什么好下场。

    “是,太子妃,若是在我们南楚,这殿下也就算是姑爷,在姑爷面前直言,姑爷不会不喜!”锦瑟却还辩解。

    不过未曾想到这一声姑爷的称呼,倒是合了萧祈衍的心,“本宫还未曾像是太子妃所说这般小气,锦瑟但说无妨。”

    “谢殿下。”锦瑟欠了欠身,作揖道。

    这会儿,绿宛取了蜡烛也过了来,沈容华吩咐道,“点起来。”

    绿宛点了蜡烛,李嬷嬷手托着蜡烛,沈容华吩咐她的手倾斜着,移到了这幅刺绣上来,蜡烛滋滋滋的燃烧着。

    “这可使不得,若是烧了起来,这好端端的绣品就糟蹋了。”李嬷嬷紧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