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若是这后宫之内,连殿下都不信我了,那么确实没有什么留恋,我又何必强求呢?我想放过殿下了。”沈容华面对他的质问,眼睛定定地望着他。

    确实如此一美人在眼前,尤其是一双水眸,萧祈衍发觉对着她,竟然会无语凝噎,似乎前些日子的别扭都烟消云散了。

    “我有说过不信吗?”萧祈衍一字一下,生硬地挤了出来。

    沈容华又一次轻笑了一声,笑声擦过了他的耳畔,“殿下,如果相信我,就不会来质问我了,更不会三番两次试探我,在殿下心中必定也是疑惑不解。臣妾并不会怪罪殿下,臣妾知道自己的身份,殿下爱的也并非臣妾,臣妾不过就是南楚送给北越的一颗棋子。”

    这些原本在新婚之夜讽刺她的话语,现在却成为她说给他听的缘由,但是他听了原来如此刺耳。

    想当然,她就是从他嘴里听过这些,然后深埋于心。

    “沈容华,你一定要如此吗?偶尔在我的面前服一次软,就如此之难吗?”萧祈衍松开了钳制着她的手。

    沈容华往后退了几步,“殿下,我曾经听过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与殿下虽未结发夫妻,但是却不恩爱,所以殿下怀疑我,也理所当然。”

    “那你就当真不为自己辩解,也不为自己求情吗?若是这一辈子被禁足在此处也是甘愿?”萧祈衍问她。

    “若是这样,就是臣妾的命不好,嫁到北越,不受宠也罢了,遣到了偏殿,现在却还要背上一个祸国的名号,这臣妾本身倒也如此了,可是臣妾身后是整个南楚,不知道北越会在四国之中如何指点南楚,可是殿下很清楚,今日奇观并非是因我而造成,而凤凰泣血也只是巧合不是吗?”沈容华从他踏进这里便已经知道。

    可她竟然猜不到他明明知道这些,却还在这里与她周旋着试探她,她不明所以。

    “所以,这是你在为你自己解释。”萧祈衍顺着她的话语回应。

    沈容华摇摇头,“不,臣妾只是说出了殿下心里所想,若臣妾说得不对,殿下不听便是了,若是陛下治罪臣妾,臣妾定不会牵连到了太子宫,殿下大可放心。”

    萧祈衍反手将她的身体拖了过来,他的下颚撞击到了她的下颚,感觉到了一阵疼痛,“沈容华,你非要说这样的话来气我吗,你明明知道我今日来,并非想要让你撇清太子宫,你既然是我萧祈衍的妻子,我就不会让你有事,你懂了没有。”

    沈容华定定地望着他,她不懂,他明明可以很冷漠地让她永远留在了偏殿,可是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又跑来温柔地对她说,不会让你有事。

    阴晴不定的萧祈衍,你到底心里如何想的呢,一点都看不透。

    可他的话却在此事深深地打动了原本已经了无波澜的心,所以当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对任何的事情不抱希望了,可是他却出现了,“我懂了。”沈容华垂下了眸光。

    萧祈衍伸手去将她的头搂在了胸口之上,“容华,我从未如此生气,从未如此低声下气,也从未这般委曲求全,我只是在气你,气你为何对任何的事情都不上心,这太子宫是否是你的束缚,你是不是想要趁早脱离?”

    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心底的话,沈容华摇摇头,“不,我还是当日之话,既嫁到了太子宫,就是殿下的人,就该要维系好太子妃的头衔。”

    “可我问的是你,容华?”

    “殿下,若是你心里有我,就不会这样问我了,所以结发夫妻,恩爱两不疑,就此送给殿下,希望有一日,我们终可以做到这样!”沈容华松开了他的拥抱。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