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风云莫测,沈容华听闻过这样的奇观,书中言太白星犯日,天色变红,导致天上会出现两个太阳。

    刘庸速速上前来,“臣请陛下和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及其他皇子速速闭上眼眸,这天有异像,会灼伤眼睛,大家都别抬头看天,等到时辰一到,臣已经安排道士和法师念经,就会凶兆消除。”

    跪倒在了地上的刘庸脸上汗涔涔,不过一条小命暂且是保住了。

    一等众人都闭上了眼睛,等到天色变回到了原来的颜色的时候,方才睁开眼睛,在祭天的时候发生如此灵异之事,又是民间所传大凶之兆,必定不吉利,萧丞域和王皇后的脸色都阴沉万分。

    “刘庸,你观星象,此凶兆为何妨,按照北越礼法,此极凶之人,会影响北越的运势,当诛。”萧丞域怒道。

    刘庸低着头,“臣惶恐,臣只能算得此人在陛下常住之东南,臣愚笨,还未能得知谁造成了此凶兆。”

    “继续给孤追查。”萧丞域一脸阴冷,他向来最信奉道教,觉得积德便能修道成仙,日后到了九重天,也能为帝王之才。

    萧祈政行了礼,“父皇,儿臣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

    “既然是在父皇之东南,那么儿臣觉得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能讲我北越的社稷置于大凶之位,恳请父皇让刘大人到后宫彻查。”萧祈衍跪倒在了地上。

    萧祈轩也上前跪下来,“儿臣附议二皇兄。”随后几位年幼的皇子也跪下来附议,当场除了太子萧祈衍和萧祈风并未有所表示。

    突然,一阵大风将祭天台上的神坛吹的七零八落,祭品都散落在地上,只听得有人惊呼一声,“太子妃的头上,太子妃的头上……”

    所有人的注意力聚集在了沈容华的身上,沈容华定定地站着,王皇后后退了一步,若不是身侧的萧祈风扶住了她,她必定会倒下来,“这是……凤凰泣血。”

    沈容华发间佩戴的凤凰含珠的珠钗上,凤凰的眼里居然流出了红色的液体,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和惶恐。

    这确实是不吉利。

    “还不快取下来。”萧祈衍命令道。

    沈容华当然明白凤凰泣血代表着什么,她取了下来,确实一滴滴的红色液体从她的珠钗上掉落下来,可是珠钗是皇后所赠,可都是出自宫里的尚功局。

    “太子妃,你有何话可说?”萧丞域站在远处,望着她,像是满脸都写着她不吉利,扰乱了他祭天的事宜。

    又将欲与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所以讲沈容华一时之间推向了灾星的风口浪尖,“儿臣,无话可说,此珠钗儿臣并不知,今早儿臣从尚功局取来佩在发间,请父皇还儿臣一个公道。”

    王皇后并未站出来替她解释一番,沈容华方才感觉到了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萧祈衍将她手里的珠钗拿了过来,“儿臣恳请父皇让儿臣彻查此事。”

    在这样的时候,他倒是站出来了,不过若是连他也不保她了,这次必定必死无疑了,一场本就盛大的祭天仪式,被天象与太子妃的事情搅黄了。

    萧丞域深沉地回应道:“三日内,给孤一个交代,这三日太子妃禁足太子宫,不许对外走动,若是生出其他事端,孤就不会给太子颜面,立即处置太子妃。”

    冷漠,这就是宫廷,她原本以为自己不过就置身事外,就不会有错,可是这个阿修罗一般的战场里,即便你想要置身事外,别人也不会放过你。

    沈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