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下了早朝,萧祈政脸都绿了就回了后宫。

    工部尚书则是追上来,“太子殿下,请留步。”萧祈衍与萧祈风听到他的叫唤方才停下了脚步。

    “李尚书,可是有事找本宫?”萧祈衍转过身去。

    李遇弯了弯腰,行了礼,“是,臣有事恳请陛下。”

    “何事?”萧祈衍认得他,李遇在北越国是出了名的清廉,所以与一众大臣走得并不近,当然受到排挤也是自然不过。

    “臣对夏城治理之事很是关切,且望殿下能为夏城百姓苦所苦,不满殿下,夏城原本干旱之事,入夏臣就上报了朝堂,却不知道为何臣的奏折被撤下来,一直到了入冬了,方才谏言,已经为时已晚,造成了无辜的百姓受难。”李遇脸上着实有着入朝为官数十年清廉的模样,更是时时刻刻以百姓为思。

    萧祈衍垂了垂眸,不让人看出了他此刻的心思,如此良臣却不为重用,实则听信朝堂的口腹蜜剑。

    “李尚书今日之话,本宫记下了,李尚书请回,本宫既已提出此事方案,必然会亲力亲为,望李尚书放心。”萧祈衍对他回礼。

    这个礼节是他对这位良臣的仰慕和钦佩之礼。

    “殿下,臣不敢。”

    “李尚书,在激流中上行确实很难,但是一路上若是有人扶持,便会减少阻力,本宫愿同李尚书一同上前抵抗这激流。”萧祈衍对他道。

    李尚书应了应,弯腰行礼,“谢殿下,臣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回吧,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此行种树之事,有劳李尚书安排妥当了。”萧祈衍吩咐道,李遇才转身离去。

    在这样恢弘的帝王宫殿之下,李遇黑色的影子越来越远,他孤身一人,只见不得与人同道,可能是在清正廉明这条路上,唯他独行。

    萧祈衍觉得甚是可惜,无奈哀叹了一声,“皇兄是想要拉拢李遇,不过这李遇之人,虽是那年的状元及第,倒是分配到工部侍郎,若不是工部尚书贪污被父皇治了罪,空闲的位置无人代替,便选了他顶了上去。”

    “结党营私是宫内最不愿意听到的,风儿说话可是要小心,你我现今已经被摆在这朝堂之上,若是想要逃脱也着实难了。”比起李遇,萧祈衍实在觉得他的身边至少还有公孙影、齐非远,还有萧祈风所在。

    现今,他又得到一颗举世明珠,沈容华陪伴身侧,自是不会孤单了。

    “是,皇兄,是我高兴过了头了,我刚刚在朝堂上倒是怕你把我推出去种树去,我可是被夏城之行吓到了,得要好好休养生息一段时间,我刚刚看到二皇兄那脸色,就是比这树还绿呢,这苦差事叫他给得了去,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哈哈哈……”萧祈风一阵狂笑,将在朝堂之上不敢笑的,此刻都笑了出来。

    萧祈政从小就不曾吃过什么苦头,曹贵妃母家显赫,同萧祈轩不同,萧祈政养尊处优惯了,他本就得宠,舅舅又是大将军,所以外朝有他舅舅把持,连萧丞域对曹贵妃都礼让三分,所以这才有了,曹贵妃着芍药刺绣的华服与皇后试比高,都无人过问。

    任何规矩,在他们钟粹宫都不是规矩。

    萧祈政当真是生气,听说他下朝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武德殿,砸光了殿内所有的东西,发泄脾气。

    当然前朝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后宫的耳朵里,正巧沈容华正坐在景懿宫中陪王皇后下棋,王皇后今日又兴致欲下棋,便宣了沈容华过来,原本听到昨日萧祈衍亲自抱着沈容华入了太子宫主殿,便是让王皇后高兴的。

    这会儿又听到外朝的消息传来,王皇后手中执的黑子便落了下来,“太子妃,倒是你的福气好,这阿衍也总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