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两名侍卫已经上前,欲抓住王汐玥,王汐玥甩了甩广袖,“大胆奴才,本小姐也是你们可要碰的吗?”

    “奴才只听令于太子妃娘娘,王小姐若不想要吃苦头,便这边请!”侍卫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安德玉并未想到原来太子妃如此镇定,丝毫都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也让王汐玥没有得逞,王汐玥背过身去。

    沈容华在她的背后声音响起来,“王小姐,殿下自有本宫照看着,不必王小姐费心,请王小姐慢走。”

    王汐玥气不打一处来,手绢拽在了手中,哼了一声,广袖飞到了身后,“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取代你的位置。”她回头告知沈容华。

    沈容华只是轻笑,那日,所有的侍卫和随从都见识到了东宫的太子妃娘娘绝非看起来这样柔弱,一看便有国母的典范。

    沈容华只觉得心还在不停的窜着,看来王汐玥这个敌必然是已经树了,这萧祈衍也不知道事情办好了没有?若是天天有如此造访,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几日。

    王汐玥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也并未见到萧祈衍,临走时,玄空大师送她出门,她便问了一句:“大师,寺庙内不打诳语,我只想知道太子哥到底在不在厢房内?”

    玄空大师念了一声:“南无偶弥陀佛,王小姐,太子殿下是为民祈福,自是在厢房内,不过就是偶感风寒不宜出门见客,老衲每日都会进厢房送膳食,王小姐何出此言呢?”

    这下王汐玥也死心了。

    要不是有人送了信说萧祈衍压根都不在护国寺,她想要一探究竟,若萧祈衍真不在,那么倒是可以禀告萧丞域和王皇后,势必能治罪沈容华,萧祈衍对她本就不喜欢,若是帝后又对她委蛇责罚,父亲从中相助,她进宫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可是现下却无功而返,从护国寺回到了相国府,受到了沈容华的气,她无处撒,便在家里发脾气。

    王之维年方五十,身形魁梧,同王皇后是同胞兄妹,所以长得也有几分相似,刚刚下了朝回到府里便见王汐玥在闹。

    “这是怎么了?”王之维问道。

    王汐玥见父亲回来,便上前去扶住了王之维的手,“爹爹,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哭丧着脸,王汐玥一脸的难过,这作势眼泪就要簌簌的流淌下来了。

    母亲也从内堂走了出来,母亲姜氏是王之维的发妻,育有长子王倓,及幼女王汐玥,王汐玥是王之维中年之后才得到的爱女,所以宠爱之盛。

    姜氏迎了过来,“这一回来就在家里闹腾了,非要等老爷回来。”

    “到底所谓何事?”王之维坐下来,姜氏吩咐了下人端来了茶水,递给王之维,王之维喝了一口,等王汐玥慢慢道来。

    王汐玥娓娓道来她今日所受之气,“所以,玥儿是去了护国寺,还被太子妃赶了回来?”王之维询问道。

    她点点头,“是啊,都怪那个南蛮子,我才没有见到太子哥。爹爹可要为我做主啊,我都被她如此欺负了,我们王家还有何等颜面。”

    王之维捋了捋胡子,“玥儿真是好生糊涂,若是今日太子妃没有挡着你,你真当害了太子,你怎能听信旁人之言,他日等太子回宫,你定要去请罪才可。”

    “什么,爹爹非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