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沈容华对绿宛的询问却没有立刻回答出来。

    她垂下眼眸,看着室内的青灯,道了一声:“绿宛,我现在必须要明哲保身,若是他身处危难,想必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好日子过,他虽有诸般不是,但是于百姓,于国家来说,他是个合适的人选。”

    “只是见到殿下对太子妃的态度好转,太子妃也并不厌烦他,绿宛以为太子妃的心结已经解开了?”绿宛所提之事,她当然心知肚明。

    绿宛又是识大体之人,即便在外,也不敢直言,毕竟在南楚国,她与南宫靖之间的事情,绿宛都知道,这身边也只有绿宛知她,懂她。

    沈容华坐在了檀木桌边,绿宛替她倒了茶,“解开又如何,放在心上又如何,我现在处于北越,这就是命,我的宿命。”

    “那太子妃就博得殿下的喜欢,殿下也不是传闻中的样子,太子妃很是清楚,若不是能足够相信殿下,太子妃也不会冒这个险。”

    沈容华心如明镜,或许,从见到他对心里的女子如此挂念,又或者说看到他也追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惦念,她会动容,但又或是,他心里装着整个北越,甚至是四国,孱弱不过就是他掩饰自己的法子。

    他的体内确实是中毒,但是一点都无血亏的表象,他不说,她也不会去拆穿他的行径,毕竟他们不算是真正的结发夫妻,不过就是一段错误的姻缘而已。

    在他身边不短的时日,却可以看到他和二皇子、三皇子完全不同的心性,所以她必定要站在他的身侧,不让他孤立无援。

    “绿宛轻言,隔墙有耳,这数十日,大概都要随我住在这厢房里了,去把我的那几本书取来。”沈容华吩咐道。

    绿宛去包袱里取了过来,“我倒是觉得这寺里清净,倒是像家里一般。”

    ………………

    钟粹宫内,曹贵妃端坐在宫中,手里抚摸着一只白色的狸猫,别名“雪儿”,“这让你们传二皇子过来,怎么连个音讯都没有?”她威而不怒,神色体态端庄。

    “母妃,儿臣过来了,母妃别怒。”萧祈政一身暗紫色衣袍,胸前绣着祥云,高高梳起的发髻上,坠着明黄簪子,但凡不是皇帝,又不是太子,是不许着明黄,但这是萧祈政十二岁那年奋勇救了萧祈衍,萧丞域御赐,他便常常佩戴,已显示出身份尊贵。

    “政儿,到跟前来,我有话要告诉你,你们几个都退下,没有本宫的传唤,都不许进来。”曹贵妃屏退了一屋子的宫人。

    萧祈政坐下来,愿闻其详,“母妃,何事如此紧张?”

    “今日早朝,太子可在殿上?”曹贵妃低声问道。

    萧祈政疑惑不解,“没有,这几日太子因大病初愈,所以父皇恩准他不用早朝,不过他去不去早朝,都是那副病罐子样,成不了气候,何况现在萧祈风赈灾遇到了劫匪,父皇正在气头上,太子则是能避就避。”

    “政儿可想错了,原非如此简单,今日我去皇后那请安,就没有看到那位新太子妃,她每日都会在皇后身边,所以我自觉地不对劲,就派人去太子宫打听了,你猜怎么着,这太子宫里人去楼空,连太子都不见踪影。”曹贵妃回道。

    萧祈政抬眸,脸色一重,“难不成太子前去龙泉山营救萧祈风不成,可是没有父皇的命令,身为太子,他不能私自出京,若是父皇得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