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心里耽搁了心思,沈容华也便一宿未眠,早间就起来梳妆,绿宛进来伺候着,沈容华对着镜子,将珠花和流苏摘了去,“今日不必如此华妆,简了些。”

    绿宛打开了首饰盒,取了一支梅花簪子,檀木素雅,青丝绾起,簪在发间,隐约见着梅花若隐若现,倒是应了这冬日之景,青萝远黛,肌若白雪,着素白色中衣,领口也暗色花纹,外罩浅蓝纱衣,长裙及地,腰间系着一根蓝色宽腰带,显出曼妙身段。

    浑然天成的山间清灵之气。

    “太子妃,为何今日如此素雅?毕竟新婚不久,皇后自喜欢着艳色。”绿宛提醒道。

    沈容华换了一双蓝色绣花宫鞋,她提了提裙摆,绿宛替她披上了雪狸绒毛斗篷,她站了起来,“如此甚好,绿宛,过几日你要与我何殿下出行,方只带你在身边,便觉得你稳妥,自是不要向人提起,锦瑟嘴快,亦不便多云。”

    绿宛福了福身,道:“是,太子妃。”

    “去景懿宫。”沈容华吩咐道。

    车辇已经在太子宫外等候好了,太子从主殿出来,便瞧见了远远的她,清冷的表现,虽然冬日宫内一片萧条,可是她往那里一站,就如同春意满满。

    虽着淡色,却依旧掩盖不了她绝美的容颜,这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是吹嘘,沈容华见萧祈衍身着白色罗衣,虽是白色,却胸口苏绣着金丝盘龙,腰际系明黄腰带,羊脂白玉缀于其中,头发以玉冠竖起,眼若黑檀,姿态娴雅,嘴角不经意浮出一丝淡然的笑。

    安德玉的手中拿着黑色的裘皮披风,这世上却有男子将白色着于身上犹如谪仙,不沾染凡尘的一丝污垢,可偏偏生在这样的皇家,若是在江湖,必定逍遥自在。

    沈容华望着出神,直到萧祈衍走到了她的身侧,她随着绿宛立刻下跪请安道:“殿下万福。”

    萧祈衍伸手去拉了拉她的手臂,“天寒地冻,不必多礼,安德玉,去取本宫的暖炉过来,给太子妃暖着。”

    安德玉速速取了过来,萧祈衍将金龙铜炉递到她手中,“暖着。”他令下。

    触摸铜炉的表面,精致的龙纹传递着暖意,她抬眸看了他一眼,也说道:“殿下知道天寒地冻,可却偏偏自己浑然不顾。”

    沈容华走近安德玉身边,取了披风过来,她伸手作势要与他披上,见他不动弹,“殿下,是不喜欢臣妾伺候?”

    “我在想若是本宫每回都忘记,是否容华每次都能提醒本宫。”萧祈衍微微弯身,沈容华伸手将他的披风披上,将黑色的丝带系上,这玄色着外,彰显出他帝王般的贵气。

    待她替他整理好,他一把拉过她的手,扶她上了车辇,前往景懿宫。

    王皇后素有早起的习性,这也是萧丞域对这位王皇后钟爱的缘由。

    到了景懿宫,宫内初雪后,十六枝寒梅,开得俊秀不已,这寒冬腊月,风景却独好,刚踏进内庭,就暖气袭来,景懿宫却以暖玉建成,所以即便是寒冬,踏上去,都有温热之意,缘由便是王皇后生性怕冷,萧丞域特意从南方运来了暖玉为她打造宫殿。

    又萦绕着一股清淡的檀木之箱,王皇后由崔姑姑扶着从寝殿里走了出来,她着酱紫罗裙,腰间系着暗色绸缎,上绣凤凰,宫内暖意横生,王皇后也未着冬装。

    见她盈盈走过来,沈容华已经跪在地上,“臣妾见过母后。”

    “今儿倒是难得看到太子和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