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萧祈衍当然不会承认。

    “非远,你带着我的书信送达去给六皇弟,让他从这条路包抄,明日我会带一队人马同先生一道赶到龙泉山,另外同六皇弟一同前去的严峰将军为人耿直,不必多言,安排他在这个山的出口处伏击。待六皇弟这里直捣黄龙,势必匪徒会从这里逃逸,到时候严峰伏击,便能全部落网。”萧祈衍对着地形图指挥道。

    “是,我马上就会出发,以我的信号为准。”齐非远授命。

    萧祈衍走到书架里,转动了檀香香炉,便出现一个隐藏在书架内侧的锦盒,他取出了锦盒,从中取来了一枚白玉精雕出来的麒麟哨,“拿我的麒麟哨去,万不得已的时候,吹响它。”

    “万万不可,若是让朝中大臣得知,对殿下影响颇大,有殿下如此缜密的计划,定能一句围剿。”公孙影劝阻道。

    萧祈衍将麒麟哨扔给了齐非远,“收着便是,那可是我的六皇弟,我可以不要皇位,可是他毕竟是我的胞弟,何况此次他们想要害得人不是他,他因我无辜受到牵连,我必不能让他有事。”

    “是,我一定会保护好六皇子,让他安然无恙,请殿下放心。至于殿下,其实殿下不必亲自前往,殿下的身体也才刚刚恢复,宫中耳目众多。”齐非远担忧着说道。

    萧祈衍摆了摆手,“诶,这些就不必你们来担忧了,我自有法子,不过这一次,我可要委曲求全了。”

    略表现出无奈的表情,让公孙影捋了捋胡子,“殿下,这委屈可受的。”

    公孙影和齐非远从萧祈衍书房离开就马不停蹄地赶往龙泉山。

    这会儿,太子宫的偏殿内,李嬷嬷刚刚从张姑姑处取来了炭,李嬷嬷也算是南楚宫中的老嬷嬷了,自然是清楚这好炭火和差炭火区别。

    闻着就有股呛人的鼻息,她捧着一炉子炭火到了偏殿,“嬷嬷倒是取的快,我这就去生起来,太子妃本就怕冷。”锦瑟已经上前来接过李嬷嬷手里的炭火,跑去院子里生火了。

    “太子妃,老奴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李嬷嬷面露难色。

    沈容华放下了手中的书卷,便起身过来,“何事,让嬷嬷如此惊慌,是又在张姑姑处受了脾气吗?”

    李嬷嬷摇摇头,“这倒也不是,只是张掌事分派给我们偏殿的炭受潮了不说,还不是上等的好炭,南楚宫内用的多半都是银丝炭,也有白炭,这平常人家都少用黑炭,可是张掌事执意说太子宫都是用这些。”

    “嬷嬷别恼了,自是大家都一样,我也并非娇气之人,便也就如此罢了,去瞧瞧锦瑟看看,若不是好炭,可不要呛着这丫头去了。”沈容华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出了里屋便往院子里去。

    还未走近,已经听到锦瑟呛着喊道:“太子妃,快别过来,这是要毒害你了,熏死我了啊!”刚说完,锦瑟就不停地在院子里咳嗽起来。

    沈容华还未走近,便看到偏殿的门开了,萧祈衍英挺的身影,踏了进来,这明黄的冬衣,配上黑狐的毛领,彰显王世子弟的风范。

    可是他还没有走进门,便吸入了浓浓的黑烟,引起了一阵咳嗽,沈容华急急忙忙跑了过去,跪倒在了萧祈衍的面前。

    “殿下恕罪,请殿下移步偏殿,怕是伤了殿下的身体。”沈容华低着头解释道。

    绿宛和李嬷嬷也跪倒在后面,锦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也跪着,太子妃带着奴仆跪倒在地请罪。

    萧祈衍修长的手指捂住了自己的鼻息,瞥了一眼肇事的源头,黑炭浓烟滚滚,锦瑟满脸黑的污渍,清秀的脸庞只能望得见两个乌溜溜的眼睛了。

    “你们究竟在这偏殿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