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沈容华因萧祈衍之事一夜难眠,一早,绿宛便进来伺候着。

    “太子妃这愁眉不展是为了昨晚殿下之事吗,若是太子妃想明白了,自然去和殿下明说,殿下看起来也并不像是表面一样冷淡。”绿宛将绢布打湿递给她。

    沈容华陷入了沉思,她和萧祈衍一样都属于骄傲之人,所以谁都不愿意去低头,双双陷入了对猜测对方心思里,所以才会两难。

    可是短短数日,凭什么要交付真心,他可曾看到她的真心,或者说,她对待他,到底是什么,仅是本分吗?若是本分,她就该不闻不问。

    温热的湿气抚过脸颊,沈容华望着雕花的窗外,北风呼啸着吹着,这个冬日来得有些快了,将绢布递给绿宛后,她走到了书桌上,提笔写了几个字。

    沈容华便走了过来,“绿宛,一会儿把这个送到公孙先生手中,他进宫之后,必定会经过主殿,所以你在主殿门口等着便是,务必亲自交给他。”

    “是,太子妃,遵命。”绿宛接过了纸条。

    从衣柜里取出了一身水蓝色的襦裙,领子上都配上了雪狐的毛,让沈容华的肌肤衬的雪白嫩滑。

    “这北越国的冬天来得可真早,要不是我们带来了冬装,恐怕好生冷着,太子妃可要顾着自己的身体一些。”绿宛伺候她穿好了襦裙,又披上了一件白色的斗篷。

    沈容华的手指还是冰凉冰凉,这时,锦瑟和李嬷嬷端着早膳送了过来,“太子妃,用早膳了,这里的冬天可真冷啊,我一会儿要去张姑姑那里领一些炭来取取暖。”一清早就能听得到锦瑟的念叨。

    “还是嬷嬷去申领,锦瑟这丫头说话也每个分寸,张姑姑又是太子宫里的老人了,嬷嬷去,自是好说话一些。”沈容华吩咐道。这个太子宫里,都是等着她这个太子妃笑话呢。

    李嬷嬷便应了一声。

    早膳沈容华用得也不多,大抵是因为心头积郁着心事,也并无用膳的心情,萧祈风被困路途中,又不能返回京都,她何曾会不担忧,可是萧祈衍却只字不提。

    他到底在担心什么,还是在试探什么?

    膳后,绿宛便去太子宫主殿外候着,绿宛的绿色宫人裙上绣着一朵清雅的玉兰花,因为冬天了,所以脖颈上围绕着一圈兔毛,与娇俏的发髻显得越发可人。

    远远的玄衣深沉的公孙影手里拿着扇子走过来,身边便是蓝衣的齐非远,绿宛见到了他们,忙着上前去,先是行礼。

    齐非远上一次替她解围过,这是第二回见到他了,剑眉星目,魁梧有力,面容炯炯有神,当然公孙影是淡定自若,犹如谪仙。

    “绿宛见过公孙先生,齐大人。”

    齐非远可是记得她,今日冬阳下,脸上绯红,远比那日受委屈的模样娇俏多了,便与公孙影道:“是太子妃身边的丫头,叫……绿宛。”他想了想道。

    绿宛低着眸光,不敢望向齐非远,没有想到只是一眼,他便记得她的名字了,当他向公孙影介绍的时候,绿宛的心头是一阵热气萦绕。

    “不知道姑娘找在下有何要事?”公孙影点点头,询问着。

    绿宛将手中纸条交给了了公孙影,“我家太子妃交代,这是给先生的,先生一看便明了。”

    公孙影拿过了纸条,颔首,“回去禀报太子妃,说是我收下了。”

    听了公孙影的回应,绿宛便回了礼,往偏殿的方向走去了。

    “南国有佳人,一笑倾人城,一笑倾人国,便也就如此,先生说的是不是?”齐非远对他道。

    “都火烧眉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