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沈容华微微一笑:“殿下高抬臣妾了,臣妾既无治国之才,又无如此胸襟,不过殿下有望成为唐太宗,那么臣妾沾光或许能成就一代皇后,只不过不敢与长孙皇后媲美,如此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纵容后宫佳丽三千,臣妾做不到!”一句臣妾做不到,让萧祈衍明白了她的心。

    她可以很大度,她可以很宽宏,却亦有小女子的风情。

    不过这样直白而坦率,倒是让他很欣喜。

    “容华,有时候你真的让人捉摸不透!”萧祈衍望着她。

    “殿下才让人捉摸不透!”沈容华脸红红的。

    公孙影踏入书房:“打扰太子和太子妃了,臣有要事禀告!”公孙影用折扇遮挡了眼睛,沈容华有些不好意思地退下去。

    “什么事情?如此慌张!”一向淡定的公孙影也会如此慌乱。

    “刚收到线报,六皇子半路遇到劫匪,赈灾粮饷被抢!”公孙影禀告道。

    “非远已经赶去了,我以为他只会用惯用的招数,看来现在学聪明了,倒是会用脑子了!”萧祈衍端坐着,运筹帷幄的样子,让公孙影臣服,当初成为他的幕僚也是因为他的气度和睿智。

    诸葛亮三顾茅庐请出山,而萧祈衍也是屈尊到他的算卦处,每日一卦,把他请回宫中,从江湖术士到太子宫的上宾,萧祈衍知道他不喜为官,所以为他挂上闲职。

    “殿下……不为六皇子担心吗?其实这次的目标是殿下!”公孙影说道。

    “现在不是已经补上这一卦了,何必要问我呢,先生自是再清楚不过了,非远若没有先生从旁协助,断然不会追查得到粮饷的下落,而六皇弟自然就要回宫领罪了,那么……结果我们自然都知道了!”萧祈衍分析道。

    “这件事我要亲自去一趟!”萧祈衍思虑着。

    “可是殿下的身体,何况皇上皇后也不会同意的!”公孙影知道,必然他有自己的考量。

    “这件事关乎到六皇弟的性命,非远一人决不能解决,所以我必须亲自去一趟!”萧祈衍解释着。

    公孙影点点头。

    “现在唯有一个人,可以帮你!”公孙影提议。

    “先生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可是……让她臣服,必须要放长线钓大鱼,所以,请先生帮忙……”萧祈衍嘴角间衔着一抹笑意。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下。

    是夜,月明星朗,前几日雨过后,夜夜明朗。

    萧祈衍坐在偏殿处许久,沈容华替他倒了一杯清茶:“雨前龙井,殿下是否有心事?先生带来了坏消息!”

    沈容华退出书房的时候,公孙影急匆匆赶过来,必然是报告了什么事情,惹得他一晚上都心神不宁。

    “你觉得呢?”萧祈衍摇晃着青瓷杯的茶水,抿了一口,抬了头挑眉道。

    沈容华垂眸不解,又淡淡道:“殿下不说,臣妾自然是不知,何况后宫不得干政,臣妾自是明白。”

    萧祈衍笑了笑,释然地放下了茶杯,“那太子妃又何必问本宫呢,自是不干政,又何来询问之意,太子妃不觉得说的话倒是颠来倒去了。”

    对沈容华处处遮掩的话语,萧祈衍自然是不悦,所以他不像前几日会唤她一声小名,以太子妃尊称,就是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说话要坦然。

    “殿下,又何必处处为难臣妾呢,在殿下心里,肯定是明白臣妾只是关心殿下,但是臣妾又不敢多言,怕殿下误以为臣妾工于心计,所以还请殿下明示。”沈容华福了福身体,仪态端庄地回答。

    萧祈衍确实小看她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