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也好,我开一个单子,你去替我置这些药来!”沈容华吩咐绿宛。

    “是,太子妃,我就去,你先休息,等会儿我去小厨房,熬一碗莲子汤,清热解毒,太子妃,这事急不得!”绿宛看出来沈容华脸色苍白无力。

    沈容华对着绿宛回应着:“绿宛,我其实并不想……并不想这样……绿宛,我想喝酒,替我去取酒来!”

    “太子妃已经病了,不可饮酒,饮酒伤身啊!”绿宛劝道。

    “可我想要喝酒,喝酒了就可以忘记现在的一切了,喝酒了,我就可以见到父亲,见到南楚国!”见到心里的那个人,如果他在,他必定不会让她伤心,可是萧祈衍说的对,是他亲手把她像是一件廉价的礼物一样拱手让人了!

    她不过就是一件礼物,一件随便都可以送人的礼物。

    “太子妃……”绿宛也拿她没有办法,知道沈容华要做的事情,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绿宛去取来了米酒,温了温,等到她到了寝殿,沈容华已经躺下,合上了眼眸,许真的累了,“太子妃,我知道你也苦,会好的,时间会治愈所有的痛!”

    自从那次晚膳之后,沈容华就没有离开偏殿过,景懿宫也派人去传话,说她病了,王皇后自然是说了几句,也就不多言了。

    宫里传言,太子妃又病了,这是她新婚以来第二次病了,原来除了太子多病,连新立的太子妃也一直犯病,甚至朝堂内外都在传言,太子妃不久于人世,将会立新妃。

    “流言蜚语罢了,我已经不在乎了,如果都在乎,实在是太累了!”沈容华听说这些之后发出感慨。

    “太子他太过薄情,我听宫里的姑姑讲,太子以前有一位钟爱的女子,不过后来女子为他而死,之后太子重病,就变得多情也薄情,侍妾一个又一个,甚至连皇上和皇后都管不了他,有一次有个臣子不过是觉得他的一个侍妾长得漂亮,他就赐死了那个侍妾!”锦瑟向来多话,自然也在宫里收集了不少流言蜚语。

    “真是冷血!”绿宛感叹。

    “如若爱,便是薄情,如若不爱,便没有薄情或有情,宫里的女人就这样,这辈子,我奢望不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了!”沈容华清楚知道自己的未来。

    “一生一世一双人讲的是什么?太子妃好像很爱这句话?”锦瑟不喜欢诗书,绿宛则跟着沈容华学过一些。

    “情有独钟,但是又有谁做得到呢?更何况是皇宫子弟,即便是平民百姓都不能逃过花心这一劫,父亲已经钟爱母亲了,但是他也把他的爱分了几份,分给了各位姨娘,我已经习惯了!”沈容华从小就看清了感情。

    父亲和母亲是糟糠,父亲富甲一方之时,他也纳妾,母亲也应允。

    曾经她问母亲,难道母亲愿意吗?

    母亲答了一句,因为我嫁了他,所以必须要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花心,全部接受,那时候她就暗暗发誓。

    以后她就要嫁一个人,只爱她一个人的男人。

    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可老爷对夫人顶好的,而且老爷也最宠爱太子妃啊?”锦瑟天真无邪地说道。

    沈容华点点头,忽然想起了远在他方的父母亲,“是啊,父亲……我很庆幸父亲把我当男子一样养着,让我学了这么多,要不然这冷冰冰的宫里,我大概早就已经活不了了!”

    “太子妃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绿宛劝道。

    “我不会了,你们不都在么,锦瑟,绿宛,你们相信吗?有一天,太子会接受我?”沈容华坚信着。

    “自然相信,太子妃如此优秀,是太子不重视身边这颗明珠,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他会明白的!”锦瑟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只是我选择了不想!”沈容华不想,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