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伯伯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卢娜!”

    当玛卡看到拼命阻拦海尔波的那道身影瞬间横飞出去时,他终究还是抑制不住地低呼出了声。

    然而,海尔波的动作显然不会停下。

    就见他在将卢娜一击挥开之后,当即便再一次朝赫敏身上按了过去。

    可经过卢娜刚刚那一番阻挠,海尔波的的行动已经慢了不止一拍——风衣巫师在飞快地将卢娜接在怀中后,立刻便又倏然一挥魔杖,蓦地放出了一条速度迅猛的冰锥。

    此时,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海尔波若是想要躲避这一击,就必须得借助空间移动离开那里才行。

    不过很明显,海尔波仍旧不想放弃已然近在眼前、几乎唾手可得的赫敏。

    “嘭!”

    随着海尔波反手一挡,炽焰在他身旁爆发开来,准确地迎向了那道蕴藏着规则的森寒冰锥。但风衣巫师这一下,到底还是又将他拦住了一次,硬是拖到了玛卡从空中落地的那一瞬间。

    “离开赫敏!”

    就在玛卡的右脚掌堪堪接触到街道路面的那一刻,只见他蓦地便脚下一踏,随即便爆发出了比刚才还要快得多的速度。

    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玛卡的身影便自他落足的那一点消失,而紧接着就一下子出现在了海尔波的一侧。

    而就在那同时,他手里的蛇怪角法杖也已经深深地捅进了对方的侧肋。

    “死!”

    当冷却规则之力在一个人的体内爆发出来时,那效果绝对是无比可怕的。海尔波虽然早已经没有了痛觉,可他自然能够感受到玛卡那刺入自己体内的一击。

    是以,在察觉到有一股寒气骤然自身体中涌现而出之际,他立马就主动化作了一片黑焰飞散了开来。

    海尔波他知道,在召唤仪式完成之前,他已经不能再让自己的灵魂残片暴露在外了。

    至于其中缘由,一是仪式中所诞生的搜集者对一切“有价值的灵魂”都感兴趣,即便是他这个仪式的主持者,在失去了这副肉身后想必也不例外。

    而另一个原因,却是海尔波也不想再耽误工夫了,毕竟要是因为来不及寻找合适的身躯而错过了仪式中最关键的时刻,那他这些时日以来所做的大量准备工作就相当于是白费功夫。

    很快,就那些由海尔波的身体化作的黑焰陆续在孔红划过一道弧线,在另一处重又凝聚了起来。

    可即便他反应再快,有一部分黑焰也仍旧被玛卡释放出来的极限寒流冻住了一片,在他离开后只留下了一坨定格的火焰的奇异冰块。

    “赫敏……”

    玛卡在驱走海尔波之后,也顾不上去追击,赶忙扶住了在刚才的混乱中就欲倒下的赫敏的身子。

    她被海尔波的灵魂规则影响到了,眼下浑身都无法动弹。玛卡在伸手搂住了她之后,来不及为她检查,立刻就带着她飞快地去到了风衣巫师的身旁。

    “卢娜怎么样?”

    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玛卡的双眼还停留在又撤到了街道中央的海尔波身上,生怕那个没完没了的老家伙又再一次冲过来袭击。

    可是,当他发现风衣巫师并没有及时地回答他问题的那一瞬间,心下陡然升起的一丝凉意顿时令他头皮一阵发麻。

    “到底怎么了?”

    玛卡再没有心思去盯着海尔波维持戒备,连忙扭头看了过去,却只见风衣巫师正默不作声地抱着卢娜,就像是浑身都僵硬了一般纹丝不动。

    “卢——”

    他看到了,对方半蹲着环手抱在怀中的那个女孩儿竟满脸都是鲜血,滴滴答答地顺着淡金色的发丝流下,竟已然淌了一地。

    “是……撞到头了?止血……对,立刻止血!”

    一时间,玛卡心下有些慌了神。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手搂着赫敏,一手迅速从腰间掏出白鲜香精往卢娜头上倒去。

    这种出血方式,伤口应该就在头上没错……

    触目惊心的红色与卢娜那看过一眼就叫人难忘的柔顺金发混杂在一起,使得玛卡一边倾倒药剂,一边手都忍不住有些发颤。

    可就在这时,那道熟悉而又令人厌烦的魔力波动蓦地又往这边飞速接近,玛卡甚至连头都不用抬就知道,海尔波果然又来了。

    “滚开!”

    倏忽间,一枚海尔波早已看了千遍万遍的规则符文在玛卡身前浮现。那道半透明的符文在半空中扭曲着、震颤着,散发出一种压迫性极强的神秘气息。

    下一秒,那枚扭曲的符文上突然就缭绕起了黑色的灵魂之焰。

    “……傲慢。”

    海尔波在街边停下了脚步,蹙着眉露出了几分厌恶的神情。

    这一刹那,他仿佛在玛卡的身上看到了蛊惑之碑的影子,就如同当年他在萨拉查·斯莱特林背后看到的那样。

    但与萨拉查有所不同,玛卡所唤出的“傲慢”,是扭曲的。

    “不对劲……为什么?”

    眼看着一片黑焰自那符文中涌现而出,直往自己身前飞扑而至,海尔波一边也施展灵魂规则进行抵挡,一边却随之心生疑惑。

    玛卡的“傲慢”是扭曲的,这是因为他本就与这一个灵魂规则的分支并不契合。可按理说,这么一来他所能发挥出的力量应该也不完全才对。

    然而,为什么其中的力量还会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