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琴子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楚江说到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鹿一念急了起来,而楚江偏偏不说下去,并且还反问起了鹿一念。

    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套话的一种手段,人一急,就什么都顾不了了,反正跟勾结倭国黑帮一比,一点点违规操作不算什么。

    鹿远航听到楚江又开始套话,心中一急,忙不迭轻咳了起来,他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提醒他的首富弟弟。

    可是他的首富弟弟呢,似乎在这方面有点后知后觉,被楚江一问,马上信誓旦旦起来:“我承认在那宗交易中,我们的确使用了一点点手段,但是那还不能算非法,最多就是有点违规。至于……勾结倭国黑帮,我绝对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

    得了鹿一念为了让自己的誓言更加铿锵有力,马上……被套了!

    “咦!”

    整个大厅又落针可闻了。

    鹿远航一听,也快崩溃了,这个首富弟弟在某些方面的确如天才一样,可是在某个方面却如白痴啊!

    众嘉宾一听,个个也是醉了,尼玛的,竟然可以这样套话,并且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都有效——他们对楚江的佩服之前,已经变成了滔滔的江水。

    不过这次,鹿一念被套话后倒没有露出太大的经验之色。因为在他看来,如果证券会真的插入调查的话,迟早也会被查出来的,先承认就先承认吧,最多就是开个大罚单,以他的经济实力完全能承受得住。

    就如某某编剧一样,抄袭了某某名家小说,拍成了古装连续剧,大火大火,赚了起码数千万,后来被告了,结果被罚了数百万而已。

    于是那个编剧想,那没事啊,咱可以继续抄袭!

    就如某某卖假药的公司一样,因为假药早已经赚了不知道多少钱了,后来被曝光了,也被罚款了。

    可是那罚款跟公司赚得钱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那好吧,咱就继续卖假药,何怕之有!

    他已经有点豁出去的打算——可以被罚,但是一定不能被牵扯上勾结倭国黑帮。此刻市z在这里,市委sj也在这里,是他表明自己观点和立场的时候,所谓坦白从宽,也许这也算是一种坦白吧。

    “木亿真的是倭国黑帮的人吗?你有证据吗?反正……总之……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鹿一念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再三表明态度。

    “年轻人,有证据你就拿出来吧,不然的话,可就是诬告。”段正明看见事情到了这种程度,只有逼楚江拿出木亿是水口组头目的证据。

    如果真有证据,一切没得说,鹿一念也白被打了。

    如果拿不出证据呢,段正明有若干种方法让楚江进去,即使黄顺也帮不了忙。

    “证据?”楚江却耸了耸肩,“暂时还没有。”

    “啊——你……”

    听到楚江这句话,最先愤怒地叫出来的是鹿一念,他为了撇开与木亿之间的关系,不惜承认自己在一年前今天的股市交易中的不合法性。

    如果被开大罚单,钱是一回事,名誉受损却是另外一回事。

    可是这个时候,楚江这个混蛋却耸耸肩说,暂时没有证据。

    没有你麻痹啊!

    也许他在心头已经将楚江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也许是八十八代!

    此刻,他最最想的,当然是摇身变成闪电,劈死这个混蛋。

    差不多同一时间愤怒叫出来的是鹿远航,他简直气炸了。

    堂堂主管工商金融的副sz,在海市,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风云人物,可是在自己弟弟的游艇上,却被一个年轻人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