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琴子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毛叔……”

    “叫我毛哥就好了,兄弟。”

    “这个方子给你吧,记得一星期吃一副。”

    “兄弟,这个又是干什么用的?”

    毛成文连忙小心翼翼地接过问道。

    “毛哥,你也差不多四十了,毕竟不算是年轻人了,你懂的……”楚江笑道。

    “哈哈。”毛成为登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几个小伙子悄悄靠近楚江,有点兴奋问道:“楚哥,给我也看看气,再来一副吧。”

    “滚,没你们的份,年纪轻轻的补什么补!”楚江笑道,“对了,毛哥,如果大姐有喜了,给我来个电话,毕竟年龄偏高了,要孩子比正常人要多几倍的小心,我会根据大姐的情况开个安胎的方子。”

    “好,楚兄弟,如果我能有孩子,你就是……我们毛家的恩人。”毛成文又一次握了握楚江的手,激动道。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楚江谦虚了一下,而后笑着询问,“该你出考题了吧。”

    “还出什么考题,普天之下,除了楚兄弟能配得上月寒,别无他人了!”毛成文掷地有声道,同时眼睛扫了一下身边的各位年轻人。

    于是就这样,一个才高八斗的叔辈人物本来要站出来为难楚江的,但是因为咱江哥的一个诊断,完完全全站到了咱江哥身边。

    有几个年轻人张口欲言,可是最后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们自问不是毛成文的对手。

    “你去叫石头吧,让他来!”

    “让石头来!”

    两个年轻人低声嘀咕起来,现在除了石头谁也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了。

    文试方面在大部分人要偃旗息鼓的时候,一个猥琐的年轻人站了出来。

    一个大镇,虽然民风朴实,但是并不排除有个别是不学无术的,也不排除有个别是猥琐的,就如我们的手指头一样,是有长有短的。

    “阿伟,你想干什么?”楚江没有开口,毛成文反而先开口了。

    “毛叔啊,我们出题目考一考他,其实也等于为冷安叔把把关,你这样护着不好吧。”阿伟看来口才不错,毛成为被他一说,登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因为从某个角度来说,他的的确确不该护着楚江。

    “毛哥,没事,我自己来吧。”楚江给了毛成文一个放心的笑容,因为这个时候,楚江还让毛成文顶着的话,就是表示自己欠风度了。

    “好,有气魄!那么我想出三个上联,如何?”阿伟夸了一下楚江,而后马上道。如果楚江不答应的话,等于告诉众人楚江没有气魄一样。

    “好吧。”楚江淡淡一笑,一个猥琐的家伙能出什么难的对子,楚江打心里不信。

    “一杆枪,两只弹,二十八年不参战。”阿伟眼珠转了一下,开口就来。

    阿伟刚刚说完,反应能力较快的人们,马上满头黑线,因为这对子……似乎难登大雅之堂,而阿伟这个家伙偏偏在二三百人面前堂而皇之说了出来。

    但是你说这对子难登大雅吧,从字面上来说,又说不过去,众人只能沉默。

    猥琐,猥琐的家伙一开口就是猥琐的对子!

    可是阿伟并不知道,其实咱江哥比他猥琐一百倍。

    楚江一听登时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也不等四眼提醒,略一思索就道:“一个洞,两扇门,二十五载未进人。”

    “好!”

    登时有几个年轻人拼命鼓掌,他们不是为楚江鼓掌,而是为楚江对的下联,因为这下联太……令人遐思不已,甚至惊心动魄了。

    楚江耸耸肩表示无奈,人家如此猥琐,自己不这么对,该怎么对呢?众人也觉得只能如此对,他们心中只怪阿伟猥琐。

    冷月寒当然明白上下联的意思,于是双颊飞过红云。

    “空有一身牛劲,无地可耕。”

    “枉闲二亩良田,等人来犁。”

    “白天没球事;晚上球没事。横批:无比烦恼。”

    “白天空洞洞;晚上洞空空。横批:有求必应。”

    楚江可谓对答如流。

    阿伟一时之间怂了,众人想骂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