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琴子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点好酒菜后,楚江的眼睛望了望大堂的门口,仿佛在等什么人似的。

    冷月寒道:“那少年脚程不快,只怕没有那么快,再说他来了,也未必来跟我们一起吃饭。”

    刚才楚江邀他上车,他都不领情,此刻怎么可能与楚江同桌吃饭呢。楚江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习惯性地望了望门口,似乎就想再看一看那奇怪的少年。

    “我看他也不是走不快,只不过是不肯浪费体力而已。就如雪地上的一匹狼,假如前面没有猎物,后面没有追兵,它是不肯走快的,因为它觉得将力气花在走路上,未免可惜了。”楚江笑笑道。

    “但是那少年不是一匹狼。”冷月寒噗嗤一笑,笑靥如花,她觉得楚江这个比喻挺有趣的。

    撇开她的身份和目的,她跟楚江相处那么久,的的确确过的挺开心的,她不断警告自己,千万别爱上眼前这个男人。

    “是吗?”楚江淡淡应了一句,有意无意看了看周围。

    不远处的一桌,坐着六个人,从工作服上一看,就知道都是镖师物流的,其中一个领头的就是就是紫红脸的青年,大约三十多岁,他的餐桌前面放着一把刀。

    其他几个腰间鼓鼓的,应该都带着热武器。

    就如某某专门为银行押运现金的公司一样,他们这些人,带着热武器,都有着合法的证件。

    至于带着一把刀,是否有着合法证件呢,就不知道了。

    即使有着合法证件,你也不必那么张扬吧,将刀用盒子装起来,或用布料包扎起来就可以了,你这样将刀堂而皇之放在餐桌上,一不小心伤到了端菜的服务员怎么办。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楚江就认出了这个紫红脸的青年,因为他在三年前,武林各大掌门曾带一批弟子到特种部队去切磋,紫红脸的青年就是华山掌门岳不凡的弟子。

    并且楚江还知道这个紫红脸的青年叫钱雷,有一个昵称叫“疾风刀”,因为他练的是华山快刀三十六式。

    至于钱雷还记不记得楚江,楚江就不得而知了。

    想不到这个华山弟子干起了物流的勾当,或许华山门规改了,或许他已经离开的华山。

    只有有一点令楚江疑惑不已,以“疾风刀”钱雷的身手和性格干这一行,为什么至今还能活着。

    在三年前,楚江就教训过不作死不会死的他。

    其他的几个都没有喝酒,只有他喝,也许公司的制度对武林高手有点放宽,因为对于有些武林高手来说,酒量有时候跟武力值是成正比的。

    如果招聘武林高手的时候,补上上班不能喝酒这条制度,肯定没有一个高手去应聘,即使去了,也上班没几天就走人。

    从某个角度来说,武林跟酒就是有着这样的密切关系。

    但是酒菜并没有塞住钱雷的嘴,喝了几杯后,钱雷豪气如云,大声笑道:“你们几个,你还记的那次在太行山下遇到的太行四虎吗?”

    其中一个道:“当然记得,那次太行四虎在雷爷手下就走了几招而已,而后个个跪地求饶,那里是什么四虎,简直就是四猫,还是病猫!”

    另一个又道:“我们几个虽然带着家伙,但是真的遇到高手的话,关键时刻,还是得靠雷爷啊!”

    又一个道:“若轮刀法之快,天下除了雷爷,还能有谁!”

    三个家伙声音很响亮,唯恐别人听不到,在拍马屁的同时也为公司打。

    听得钱雷举杯大笑,但是他的笑声忽然停顿了,他只见大堂门口的厚重门帘忽然被一阵风卷起。

    一条人影,像是雪片般被风吹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