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琴子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把酒言欢?

    相见恨晚?

    叶倾城是何等聪慧之人,楚江一开口,她就猜出了一个大概,昨天楚江肯定和谢家公子发生了冲突,具体什么冲突,她猜不出来,但是她完全可以断定,肯定是不愉快的冲突。

    可是这家伙一开口,就用上了把酒言欢,相见恨晚的两个成语,她不得不对这家伙不要脸的程度重新加以审核了。

    谢临江闻言,面部肌肉狠狠地颤了颤!

    如果他不是谢南的父亲,不知道昨天的事儿,今天初遇楚江,被楚江这么一说的话,也许真的会信了这个男人的话,真的以为这个男人就是他儿子的好朋友,并且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朋友。

    因为楚江说的太自然了,完全像是出自初衷一样,眼神似乎还挺真诚的。

    其实此刻谢南在楚江的狂虐下,不但转让出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且连神都没有回过来,甚至说气都还没有喘出来。一个本来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谢家公子,充满自信,自傲的大家少爷,此刻却成了一只丧家之犬一样。

    没有特别的转机的话,谢南这辈子算是毁了。

    何为丧家之犬,其实并不是指谢南此刻就剩半边的头发,头发被削了,可以重新长,大不了理个光头,重新来。

    可是心理受到重大的打击后,是否重新屹立起来呢?

    这个就要靠特别的转机了。

    这个特别的转机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打击谢南的人消失了,谢南或许能重新站起来,重新找回曾经的一切。

    谢临江作为谢南的父亲,他觉得这个特别转机应该靠自己帮儿子争取。

    或许,在谢临江的眼中,这就是父爱,豪门世家的父爱。

    谢临江想到这里,马上就有了一股想将楚江碎尸万段的冲动,可是……该来的人还没有到,他必须忍一忍。

    “怎么了,谢叔叔,你的脸怎么红红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谢南是我的好友,你也是我的长辈,如果你身体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我会一点医术……”楚江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谢临江的敌意,反而关切地问道。

    谢叔叔?

    听到楚江这样一喊,谢临江心头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甚至真想狂喷一口老血!

    看他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够那么不要脸呢!

    叶倾城的嘴角也微微一颤,旋即又明白了楚江的用心,冷冷的美眸多了一些柔和的东西,名字就叫欣赏。

    双方交战,上兵者伐谋。

    而伐谋的关键点就是打乱对方的心境,心境乱了,方寸就乱了,布置也会随之而乱。

    楚江之所以要表现得那么贱,肯定有他犯贱的理由。

    如果你以为楚江是傻逼,那么你就是傻逼中的战斗机。

    谢临江的目光在楚江充满“真诚”的脸上逗留了几秒钟,而后笑了起来。

    本来一张阴沉的脸,一张憋得红红的脸,一张充满戾气的脸,就在想通了某一点后,瞬间笑了出来,真是怪异至极。

    这笑声听得叶倾城心里不太舒服,她微微蹙眉起来。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这个谢临江只是一时失态,要比想象中更难对付。

    “难怪昨天谢南不是你的对手,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谢临江笑着道。

    “谢叔叔明白了什么?”楚江凑近谢临江,一副倾听的模样。

    “他,没有你贱!”谢临江一字一顿道。

    “那你呢?”楚江听到贱字也不生气,神情不变,继续问道。

    但是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是充满了挑衅的*味。

    打跑了儿子,来了老